www.js3311com

 www.js3311com     |      2020-02-11

图片 1

梁锶明、吴小飞、张洪杰近日,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亚迪”)、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都在忙于组建各自“朋友圈”,双方“战局”持续升温。7月5日,比亚迪与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这是双方的第二次联手合作。而在7月4日,宁德时代也宣布与东风汽车成立合资电池公司。过去两年,比亚迪、宁德时代、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特玛”)是动力电池行业前三名。如今,在比亚迪与宁德时代争当“行业一哥”之时,沃特玛却陷入债务危机,窘迫处境反映了行业大部分中小企业的困境。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敬忠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动力电池行业已经进入淘汰阶段。“好的企业能够生存下去并得到更大的发展前景,否则在大浪淘沙中会被淘汰。”动力电池市场淘汰赛打响近年来,在政策扶持等因素的影响下,新能源汽车发展迅猛,动力电池市场也随之加速布局。据了解,2014年国内电池产量为3.7GWh,2015年动力电池的装机量达到了15.7GWh,2017年动力电池的装机量则翻倍为36.2GWh。但和大多数热门产业一样,动力电池市场的布局过快导致了行业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据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公布的《2018锂电池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动力电池产能利用率排名全国前九位的企业中,宁德时代达到89.7%,比亚迪和孚能科技分别高于和接近40%,其余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均远低于40%的水平。另外,由于2016年新能源汽车骗补被曝光后,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还对运营车辆提出“运营需满3万公里方可领取补贴”的要求,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进一步缩紧,让行业竞争加剧。毫无疑问,动力电池行业正在遭遇一场“淘汰赛”。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大约有150家动力电池配套企业,到了2017年降到100家左右,1/3的企业已经被淘汰出局。值得关注的是,曾跻身行业前三的沃特玛近日陷入危机,先是宣布近500名职工自2018年7月1日起放假6个月,随后其母公司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存货销售的方式将沃特玛的部分资产进行变现,预计产生净损失6亿元。中国电池联盟研究部主任杨清雨认为,与其说这场“淘汰赛”是行业洗牌,不如把它看作行业的转型升级。“前几年由于政策补贴等因素,大量资本进入动力电池市场,导致产能不断扩张。如今,行业对能源密度的要求提高了,加上新能源汽车政策补贴减少,落后企业在压力下退出市场,同时倒逼其他企业往更高要求的方向发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头部效应也越来越明显。根据中汽研合格证数的数据,装机电量前五的动力电池企业,市场份额从2017年的61%提升到2018年1~5月的71%,其中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动力电池占有率从44%上升到63%。就此,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曾提到,2017年排位前十的企业出货量占到80%,市场将进一步向优势企业集中。比亚迪与宁德时代对抗在动力电池行业的竞争中,作为头部企业的比亚迪和宁德时代也受到波及。比亚迪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9.5%,2018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83.1%。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也由2016年的43.7%跌至2017年的36.3%,2018年第一季度营收从14.5亿元增至37.1亿元,但毛利率则从去年同期的37.8%下滑至32.8%。此外,两者之间的竞争也逐渐胶着。2016年,比亚迪以7.1GWh的销量稳居国内动力电池榜首,高于宁德时代的6.8GWh。到了2017年,宁德时代则以12.0GWh的动力电池销量成为全球第一,反超比亚迪的7.2GWh。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比亚迪和宁德时代纷纷寻找外援,向对手发出猛烈攻击。近日,宁德时代正式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第9天的市值已达到1266.5亿元,超过比亚迪同期的1227.1亿元。截至目前,宁德时代已经与大众、上汽等达成合作,7月4日公司更是与东风汽车成立合资电池公司。

新能源汽车市场本应风头正劲,却莫名的西风渐起,而对这阵寒意感受最深的当属动力电池企业。上半年,沃特玛、猛狮科技净利润暴跌,处于崩盘的边缘,电动车销量第一、动力电池出货量第二的比亚迪,净利润下跌七成。就连上市不到三个月市值便冲破1000亿元的锂电独角兽宁德时代,也在面临毛利率步步下滑的危机。动力电池市场正在经历着什么?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我们来聊一聊。

动力电池企业经营压力将愈演愈烈

2017年全球出货量前十的动力电池企业中,中国占据七席,其中有四家是上市公司:宁德时代、比亚迪、沃特玛和国轩高科。四家企业除宁德时代外,其他三家企业上半年扣非后净利润都大幅下跌。

补贴大幅退坡和市场竞争加剧是企业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猛狮科技在半年报中表示,在补贴退坡的大背景下,新能源整车企业为消化压力,要求上游配套企业分担成本,动力电池价格出现大幅下滑,已从2017年初的1.7-1.8元/Wh下降到当前的1.2-1.3元/Wh。与此同时,动力电池成本下降幅度不及销售价格下降幅度,导致了毛利率下降。

此外,由于补贴申请设置“运营里程要求不低于2万公里”的里程要求,延长了车企获取补贴的时间,车企也相应延长了给动力电动企业付款的周期,使动力电池企业现金流压力巨大。坚瑞沃能公告显示,沃特玛上半年应收账款近87亿元,尽管沃特玛下游客户多为国内知名的整车厂商,资金实力雄厚、信用情况良好,但回款情况并不好,主要是受国家补贴政策退坡影响导致下游客户出现现金流紧张而造成的支付困难。上半年,宁德时代应收账款高达85亿元,国轩高科达53亿元。

利润下滑,应收账款居高使大多数电池企业陷入资金链状况不佳的困境。而据财政部、工信部政府领导透露,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大概率会再次调整,补贴标准将再次下调、技术指标则将进一步提升。可见,随着补贴不断下调直至退出,未来几年,动力电池企业经营压力将长期存在,甚至会愈演愈烈。

低端产能严重过剩 淘汰赛进一步加剧

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统计,2017年,动力电池规划产能为228Gwh,而实际出货量仅为37.6Gwh,动力电池产能已出现严重过剩。然而,这只是低端产能的结构性过剩,宁德时代副总裁黄世霖曾在近日公开表示,宁德时代正面临产能严重不足。

当前,动力电池企业有100余家,据黄世霖统计,前五家企业动力电池出货量已占据总量的73%,宁德时代一家独占42%。自2015年开始,前五家企业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55%、69%、61%和73%,市场集中度在进一步提高,头部效应已十分明显。

当前动力电池市场格局是宁德时代占据近乎半壁江山,比亚迪跟随其后占据22%市场份额,但已被宁德时代拉开一定距离。随着比亚迪动力电池业务开放,能否得到其他车企青睐,与宁德时代分庭抗礼还有待观察。动力电池前十家企业共占87%市场份额,除宁德时代、比亚迪的其他8家企业市场份额在1%-6%之间,剩余13%由其他几十家企业瓜分。

可以看出,头部企业、优质产能正在受到市场追捧,中小厂商的落后产能得不到很好的消化,生存空间将不断受到挤压,动力电池市场淘汰赛将进一步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