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js3311com

 www.js3311com     |      2020-02-11

二是比较惨的属于纯粹被叫去陪标走过场的企业。动力电池企业很了解各家供应商的价格水平,明明知道你产品贵,却故意叫你去投标,只是为了显示自己购买的材料或设备虽然不是最贵的,但一定性价比最高。

综上所述,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总体并未呈现大幅下降趋势,这让动力电池价格下降的幅度不高。2017年,各动力电池企业毛利迅速下降,最重要原因就是价格下降而原材料成本坚挺。我们完全可以通过2017年国内动力电池价格走势,对2018年的市场行情做简单预测。

为了压低材料、设备价格,动力电池企业“不择手段”,由此滋生“陪标”乱象。

众所周知,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成本占整车的40%。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补贴的下降,动力电池企业作为核心供应商在被迫降价的同时,也要面对上游原材料成本的压力。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数据显示,2017年底动力电池价格较2017年初下滑20%——25%:磷酸铁锂动力电池组价格从年初的1.8——1.9元/Wh下降到年底的1.45——1.55元/Wh;三元动力电池组价格从年初的1.7——1.8元/Wh下降到年底的1.4——1.5元/Wh。 三元正极材料成本居高不下 作为最关键部分,正极材料一方面成本占比最大,是动力电池成本下降的主要突破方向;另一方面,正极的选择也决定了电池的性能情况,如稳定性、能量密度等。 动力电池原材料成本占比 2017年中国四大关键材料产值610亿元,同比增长62%。正极材料产值占比最大,达71.5%。同时,正极材料产值增幅最大,主要系2017年电解钴涨幅超过100%,碳酸锂价格涨幅超过30%,使正极材料价格大幅上涨。

以下是三种比较典型的陪标:

纵观2017全年,磷酸铁锂电池原材料成本小幅下降,三元锂电池原材料成本涨幅明显,若算上产品生产成本,动力电池企业的毛利润将收到不同程度的挤压。若按照20%的降幅保守估计,2018年底,磷酸铁锂电池的售价可能将到达1160——1240元/KWh,而三元锂电池的售价可能将到达1120——1200元/KWh的水平。 上游原材料价格相对坚挺,下游主机厂压价,动力电池市场竞争激烈、淘汰进程加速的局面业已形成,在一线企业通过技术、规模和价格优势不断蚕食市场份额的大背景下,弱势企业面临被淘汰的命运似乎已是注定。 实际上,从2017年前三季度国内动力电池的投资扩产项目来分析,加码动力电池投资的要么是已经有一定规模的企业,要么是有大资本支持的新面孔,规模较小的电池企业扩产步伐明显放慢。 未来一定是强者愈强的时代,在激烈的价格战下,2018年底动力电池产品的实际价格可能会比预测中的更低。牺牲利润抢占市场,在烽烟四起的战场上,行业洗牌大幕即将拉开。

他表示:“不管怎么赚,这个东西也是亏的。特别是新上的厂家,价格降到这么低,一投产就得赔钱。”

2017年动力电池原材料成本变化

一位设备企业高层无奈地表示:“目前我们这个行业很多标准都不统一,电池企业在选择的时候也倾向低价的设备,但我的成本和方案跟他们完全不同,报价自然高出很多。如今,我也看淡了,很多客户叫我去投标,一看没希望的,我都直接拒绝了。”

2017年底较年初,磷酸铁锂电池原材料成本从453.15元/KWh下降到了385.41元/KWh,降幅近15%;三元锂电池原材料成本从463.75元/KWh上涨到了545.31元/KWh,涨幅达17.6%。 原材料为什么这么贵? 1.正极材料 正极材料占电池总成本的30%——40%,其性能直接决定了动力锂电池容量上限,是产业链的核心部分,其价格走势的影响最大 近两年,三元正极价格仍在高位,磷酸铁锂正极有一定下降。未来随着高能量密度的要求,三元电池占比不会降,这意味着正极材料的价格还将维持。申万宏源的研究报告页显示,作为原材料的电解钴价格从2016年以来就基本单边上扬,近期虽有所回落,但还在40万元/吨左右。 而从整个产业链角度看,一方面上游资源涨价阶段,议价能力极强,且盈利情况非常好;同时下游电芯企业竞争激烈,降价压力巨大;因此中游正极厂商将面临成本上升、销售价格承压的双重压力,整体盈利困难,东风证券研究所的研究结果显示,2017 年各正极公司毛利率水平均处于较低水平。业内平均毛利率为10——20%左右。拥有上游资源优势的公司如格林美的毛利率可达20%以上。 部分公司三元材料毛利率 2.负极材料 根据鑫椤资讯的统计,自新能源汽车大规模推广的2015年以来,只有2016年略微下降,进入2017以后就都在高位。 负极材料产品技术、市场已经十分成熟,龙头的规模、资本实力优势愈发凸显。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调研显示,2016全年国内负极材料产量11.83 万吨,同比增长62.5%,2015 年中国负极材料产量7.28 万吨,同比增长42.7%。其中,动力电池带动人造石墨需求增长迅猛。从产品角度看,石墨碳类负极材料容量已做到360mAh/g,已经接近372mAh/g 的理论克容量,产品技术已经十分成熟。负极产量前三企业市占率过半,龙头规模优势凸显。从竞争格局来看,排名国内负极材料的前三位置的企业分别为贝特瑞、上海杉杉和江西紫宸,2016 年,此三家公司国内市场市占率超过55%,规模、客户优势突出。 市场集中度较高,人造石墨已经成为目前锂电负极材料的主流,受益技术革新,碳纳米管、石墨烯等新型负极材料的研究也逐渐开始,目前已有部分实现小批量生产。 3.电解液 电解液是四大材料中唯一一个产值出现下滑材料,因为其主要原材料六氟磷酸锂价格从2017年年初35万/吨一路下跌至15万/吨,使电解液的价格从7.5——8.5万/吨下降至4——6万/吨。 4.隔膜 隔膜是锂离子电池组件中技术含量较高的部分,受三元锂电快速发展带动,湿法工艺有望成为主流。未来的隔膜产业龙头需要具备强大的研发力量、有效专利、资金实力、高端装备以及创新技术。隔膜平均价格从2016年的4.2元/平方米,下降到3.5元/平方米左右。 被压榨的企业利润

这些锂电材料、设备企业的吐槽,折射出在目前动力电池企业招投标过程中存在的陪标乱象。

图片 1

对于有实力的电池企业,即使对方压价,但在目前电池企业出货量高度集中的前提下,供应商也不能放弃这样的合作客户,只好打落牙齿自己吞。

对于“潜力股”,供应商们也只能多刷刷自己的人品,注意识别,警惕偷方案事件的发生。

图片 2

有供应商反应,动力电池企业这么做,纯粹出于压价目的。不少新进企业为了让自己有一线生机,自然在报价上处处让利。但事实上,很多动力电池企业最终还是想购买一线品牌的产品。被投标者一搅和,结果往往是一线供应商妥协,降价让利,自己消化成本压力。最为明显的当属隔膜企业。

三是最惨的一种,多发生在设备招标。当客户完全没有意愿购买你的设备,但又看重这家供应商服务一线动力电池企业的资历,想在设备上对标一线电池企业,对方只好使出“狸猫换太子”的招数,偷方案给自己的“亲信”供应商。

当然,供应商“陪标”的现象并不是现在才存在,但随着补贴逐步退坡,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洗牌,动力电池企业集中度提高,供应商的话语权愈来愈弱。这种陪标现象也愈演愈烈,甚至出现偷方案的恶性事件。